[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389196.com >

解释中国地图上南中国海九条断续线的法律意义

[时间:2019-09-10 09:43来源:未知作者:admin浏览:]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4-01-16展开全部南海“断续线 作者:贾宇 原文链接 欢迎您访问海疆在线!

  文章对南海“断续线”的法律地位进行了探讨。认为存在于南海的九条以国界线方法标绘的“断续线”,确认了中国对线内岛礁滩沙的主权和对周边海域的海洋权益。“断续线”与领海外部界限、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范围主张线、菲律宾“条约线”等有着本质的区别。南海“断续线”的法律地位使其在维护中国在南海的海洋权益方面有着特殊的作用和意义。

  本文所探讨之“断续线”,系指中国及其他一些国家的地图在南海海域所标绘的几段断续的国界线,也称“九段线”、“U形线”、“传统海疆线”等。一般认为,中国在南海的海洋权益及于此线,但对“断续线”的法律地位和性质,以及中国在此线内究竟应该享有何等权益,则莫衷一是。本文试就此提出看法。

  南海“断续线”的由来与沿海国海洋权益意识的加强和现代海洋法律制度的发展密不可分。20世纪上半叶,在全球性的扩大海洋管辖权的历史背景下,中国“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详细列出了南海的岛、礁、滩、沙,对中、英文地名进行了审定,并于1935年4月出版了《中国南海岛屿图》,确定中国最南疆域在北纬4度。中国政府以出版地图的方式,宣示了对南海诸岛的主权。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根据《开罗宣言》等关于要求“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归还中华民国”的规定,当时的政府于1946年10月至12月,对日本侵占的南海诸岛进行接收,进驻主岛,测图定名,树碑立标,恢复行使主权。经过重新调整核定,1947年内政部正式公布了南海诸岛的名称,以命名的方式行使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在1947年4月内政部致广东省政府的公函中,明确“南海领土范围最南应至曾母滩”。这次确定的南海诸岛的名称和我国领土的最南端范围至今沿用。

  为了使确定的南海领土范围具体化,内政部方域司绘制、国防部测量局代印了《南海诸岛位置图》。该图从北到南标注了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四组岛礁,并从北部湾中越陆地边界向海至台湾省东部,包括四组群岛在内,以国界线的表示方法标绘了十一段断续的线度,曾母暗沙标在线月,中国政府首次公开出版发行了《中华民国行政区域图》,在南海海域标绘了上述四组群岛的位置,并在其周围绘有十一条断续的国界线画法的线段。根据该线度。这是中国政府对南海诸岛主权意识首次进行的正式的图示表达。对此,国际上包括周边国家没有明确表示反对。

  1949年5月20日,国民政府的《海南特区行政长官公署组织条例》,把“海南岛、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及其他附属岛屿”包括在海南特区之内,行使行政管辖。

  (二)“断续线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在所出版的地图上基本上沿袭了“断续线”表示中国的权属范围。1953年去掉了北部湾的两段,其他各段线的位置也有调整。现今所谓之“九段线”,系指位于南海的九条“断续线”。如果加上台湾岛东部的一段,现在的“断续线”一共有十段。“断续线”自民间流传、公认到政府公布、宣告,半个多世纪以来其法律性质和地位不断丰满完善。同时,各段线的位置也发生了小幅度的变化,说明了历届中国政府对此线的继承和沿用及国家权力的行使。

  1949年以后,中国政府在立法和法律文件方面多次重申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的主权和海洋权益。

  1951年8月15日,周恩来外长在“关于美英对日和约草案及旧金山会议的声明”中重申,“西沙群岛和南威岛正如整个南沙群岛及中沙群岛、东沙群岛一样,向为中国领土”。针对菲律宾外长在记者会上关于包括太平岛、南威岛在内的南中国海上的一群岛屿因为离菲律宾最近,理应属于菲律宾的言论,1956年5月29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重申了南海诸岛属于中国的严正立场。声明指出,南海诸岛在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期间虽曾一度沦陷,日本投降后已为当时中国政府全部接收。菲律宾政府企图侵占中国领土南沙群岛的借口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1958年9月4日,中国政府发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领海的声明》(简称“领海声明”),再次强调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属于中国。“领海声明”规定直线海里的领海宽度同样适用于上述南海诸岛。

  从1958年“领海声明”发表至1992年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简称“领海及毗连区法”)的30多年间,因为菲律宾、越南等国侵占南海诸岛的岛礁或散布涉及我国对南海诸岛领土主权的言论,中国政府多次发表声明,历次声明均强调南海诸岛“向为中国领土”,中国对这些岛屿具有“无可争辩的合法主权”。

  20世纪70年代,中国政府在南海问题上的表态,不仅强调对南海诸岛的领土主权,而且提及对岛屿附近海域的主权,及对附近海域资源的权利。1974年2月4日,中国政府就南越西贡当局入侵西沙群岛发表的声明,不仅强调南海诸岛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而且指出中国“对这些岛屿及其附近海域具有无可争辩的主权”。1974年1月11日,针对南越西贡当局将南沙群岛中的南威岛、太平岛等十多个岛屿划归南越福绥省管辖的行动,中国外交部发表的声明不仅重申对这些岛屿具有无可争辩的主权,而且强调“这些岛屿附近海域的资源也属于中国所有”。

  在1984年六届人大关于设立海南行政区和1988年七届人大关于设立海南省的决定中,关于海南省的行政管辖范围,所用的表述方法是包括“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中沙群岛的岛礁及其海域”。

  “领海及毗连区法”以法律的形式明确了关于南海诸岛的一贯立场。该法第2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陆地领土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及其沿海岛屿、台湾及其包括钓鱼岛在内的附属各岛、澎湖列岛、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以及其他一切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岛屿。”

  1995年5月18日,外交部发言人在记者会上就南海航行权问题表示,“中国维护对南沙群岛的主权及相关海洋权益,不影响外国船舶和飞机按照国际法通过南海国际航道的航行、飞行自由和安全”,呼吁“有关国家不要因存在争议而影响各国船只通过南海的正常航行”。1995年8月10日中、菲两国就南沙问题发表的联合声明指出,“争议应由直接有关国家解决,不影响南海的航行自由”。

  1996年5月15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19次会议关于批准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简称《海洋法公约》)的决定,重申了对上述“领海及毗连区法”第2条所列各群岛及岛屿的主权。同日,公布了大陆领海的部分基线和西沙群岛的领海基线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次会议通过并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法》(简称“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法”)第14条规定:“本法的规定不影响中华人民共和国享有的历史性权利”。一般认为,此系针对南海而言。

  南海“断续线”公布以来,历届政府一直沿用。但几十年来地图上各段线的位置还是有所变化的,新、旧线各段的位置并不完全重合,表现出多种关系:

  (1)新、旧线相互衔接,顺时针方向位移,如西部首段;(2)新旧线相互平行,有外扩,如南部曾母暗沙附近;(3)新、旧线相互平行,有内缩,如吕宋岛东、万安滩西;(4)新线在旧线的延伸线的位置上,如东南海域处;(5)关键区域新、旧线位置完全改变,如台湾岛东南处;(6)旧线公里之间,且长度变化较大,不规则,新线公里之间,长度变化不大,较为规则;(7)新、旧线公里左右。

  通过使用现代技术手段反演计算,“断续线”的各段线基本上都与两侧各突出点距离相等。可以认为,“断续线”是基于南海最外缘岛礁与邻国的等距离线划定的。这一结论也与当年参与编绘地图的王锡光先生的回忆———“断续国界线划在我国和邻国的中间线的位置上”———相吻合。

  “断续线”的发展变化,说明历届中国政府对南海管辖权和行政权的继承和行使。虽然新、旧“断续线”的各条线段有着空间位置上的差异,但无论新线还是旧线,所包围的岛、礁、滩、沙在范围上是一致的,显示出中国南海领土主权范围的历史延续性。2001年国家测绘局编制的《中国国界线),是中国政府对“断续线”的法定表示。南海的九条“断续线段为直线年公布的“线”,基本均为弧线。这说明时至今日,“断续线”仍在发展中,中国政府行使权力仍在延续和进行中。

  综上所述,自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成立以来,对南海诸岛的主权问题,一直是坚持包含有历史性因素内涵的“向来”、“历来”属于中国的立场的。基于传统的“陆地统治海洋”的国际法原理,随着国际法、海洋法关于国家海洋管辖权的发展,对南海诸岛的权利自然也随之发展而包括“附近海域”,以及“相关海洋权益”。但是,历届中国政府的所有法律文件从未明确解释“断续线”的含义,也从未要求整个“断续线”内海域的主权。而中国政府关于外国船舶、飞机在南海国际航道的航行、飞行自由和安全的立场,则进一步证明“断续线”内的海域,未被认为是中国的内水。关于南海航行自由的立场,说明中国政府也不认为线内水域属于中国的领海。尽管“断续线”采用国界线的表示方法,但也不能由此得出线内水域即为领土组成部分的结论。而未定国界当然不同于已定国界,在表示方法上的差异在于标绘符号,而不是断续与否。

  二、国民政府画“线日,国民政府内政部与国防部、外交部、海军总司令部等部门人员磋商讨论,阐明画“线”的目的与作用问题。讨论结果是:

  “(一)南海领土范围最南应至曾母滩,此项范围抗战前我国政府机关学校及书局出版物,均以此为准,并曾经内政部呈奉有案,仍照原案不变。(二)西南沙群岛主权之公布,由内政部命名后,附具图说,呈请国民政府备案,仍由内政部通告全国周知,在公布前,并由海军总司令部将各该群岛所属各岛,尽可能予以进驻。(三)西南沙群岛渔汛瞬届,前往各群岛渔民由海军总司令部及广东省政府予以保护及运输通讯等便利。”内政部将讨论内容以公函的形式发致广东省政府,“函请查照办理”。公函事由为“西南沙群岛范围及主权之确定与公布”。

  在1947年10月内政部给国民政府主计处呈送有关疆界各项资料的函件中,附有“我国四至地点及其经纬度”资料,其中极南点为北纬4度的南沙群岛曾姆暗沙(现名曾母暗沙,下同),进一步佐证上述文件所言南海领土范围。

  上述文件至少说明:(1)南海领土范围,在政府机关、学校、书局等政府部门、学界、公众中,早已明确,在内政部也已经记录在案,“公函”之时只是再次确定之日。(2)确定与公布的是西沙、南沙群岛的范围和主权,并未明确要求整个西沙、南沙海域。(3)确定南海领土范围最南点在北纬4度的曾姆暗沙,位于“断续线)要求海军尽可能进驻各岛,以实际控制的方式,体现主权的行使。(5)要求军队及地方政府对渔民进行保护和给予运输通讯等便利,说明对此海域生物资源的权利。在此基础上,1948年2月,民国政府内政部方域司出版了《中华民国行政区域图》,这是南海十一段“断续线”首次以官方名义向世界公布。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也基本上延续此线,只是改十一段为九段。应该说,“断续线”反映了历届中国政府对南海的立场和权利主张。

  南海的九条“断续线”,既是前人留下的宝贵遗产,也使后人面临困惑。首先在称呼上不统一,有“断续线”、“九段线”、“U形线”、“岛屿归属线”、“断续国界线”、“传统海疆线”、“历史性权利线”等。更主要的是在法理上对该线的性质有不同的理解,归纳起来,主要有四种解释:

  第一,该线确定了线内岛屿及附近海域归属中国,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中国政府的一贯立场也是“中国对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具有无可争辩的主权”。

  第二,认为该线是“历史性所有权”的范围线,中国要求的是线内的历史性权利,包括岛、礁、滩、沙的主权和海域一切自然资源的主权权利。海域的法律地位大致相当于专属经济区,保留他国航行、飞越、铺设海底电缆和管道等三项自由。

  第三,台湾一些学者持“历史性水域线”的观点,认为中国不仅对线内的岛、礁、滩、沙及海域享有历史性权利,而且线内的整个海域是中国的历史性水域。

  第四,该线是国界线,理由是该线用国界线标示,表示“中外之界”,线内属中国,线外属邻国或公海,而且该线位于中国与邻国间中间线的位置上,说明南海诸岛的范围或外界。

  如前所述,民国政府画线的本意,应该是确定和公布西沙、南沙群岛的范围和对西沙、南沙群岛的主权。历届中国政府从未明确此线即“中外之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一直以来所主张的是对岛礁及其附近海域的主权,实际上从未主张和行使对线内全部海域的主权,而且中国政府还表示,“不影响外国船舶和飞机按照国际法通过南海国际航道的航行、飞行自由和安全”。

  但是,从旧政府到新政府,对这条“断续线”都是有图示无解释,对“附近海域”也从未明示其具体范围。同时,标有“断续线”的《南海诸岛位置图》公开发行后,不仅在当时,继而几十年间国际社会默示无异议,构成默示的同意和承认。不仅如此,一些国家出版的地图也在南海诸岛位置上全部或部分地作相同标绘,如日本、东德、苏联、匈牙利、波兰、法国。此外,相当多国家的地图,把南海诸岛全部或部分标注归属中国。

  综上所述,至少有一点是清楚的,这条“断续线”自产生以来,在历史和现实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明确表示了历届中国政府对线内岛礁及其附近海域的主权主张,对线内海洋资源的权利。同时,为后人解释、解决南海问题留有余地。在当时及其后相当长的时间内,得到国际社会的默示承认。

  国界线通常是连续标绘的,中、朝、俄、蒙陆地边界即如此。在遇有界河的情况下,一般采用断续标绘的“跳绘”方法,如中朝两江(图们江、鸭绿江)国界,采用的是国界符号,在两岸交错标绘,形式上是断续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苏在朝鲜半岛以位于半岛中部的北纬38度线为界,分别接受日军投降,形成美、苏军队在朝鲜占领区的分界线。朝鲜战争中,北、南双方也是以“三八线”为界形成军事对峙。朝鲜战争结束后,北、南双方一方面坚持朝鲜半岛是一个统一的国家,另一方面各自成立了政府,并以不同的国名加入联合国,在事实和法律上构成两个独立的国家,“三八线”成为朝鲜和韩国的国界线,但采用的是军事分界线的表示方法。

  然而,界河上国界的标绘与海上界限的标绘毕竟有着本质的不同。前者是双方通过条约划定边界的明确的法律行为,而南海“断续线”则是当时中国政府主权意识的单方面意思表示,这同划界条约确定的国界线有本质区别,与军事分界线更有天壤之别。

  将国界线的表示方法时断时续地标绘在海上,其法律意义还有待更深入研究。从实践上看,古今中外,陆上海上,类似的画法也是有先例的。

  领海是国家领土的组成部分,除受《海洋法公约》关于“无害通过”的限制外,其法律地位,与陆地领土(领陆)相同。法国和西班牙在比斯开湾地区的领海和大陆架边界,领海的部分与陆上边界线相连,以国界线的表示方法连续标绘。而领海以外的大陆架边界则以实线表示,二者的区别比较明显。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在新加坡海峡的领海边界线采用的也是国界线的表示方法,而海峡外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的大陆架边界则以连续的虚线 国家海洋划界条约线

  国家海洋划界的条约或国际法院的判决,在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界限的表示方法上并无一定之规。在美国与加拿大的缅因湾海洋争议中,美国主张的方案线以连续的虚线表示,加拿大的方案线以连续的点和直线表示,国际法院判决的两国海域界限以实线·汤加的海上边界

  汤加王国是太平洋西南部的一个群岛国家,有150多个岛屿,边界是一个人为划就的矩形海洋区域。1887年8月,汤加国王决定国家的正式疆域是南纬15度至23度30分、西经173度至177度之间,面积约为38·5万平方公里的矩形海域,即所谓汤加的历史国界。但汤加的专属经济区并不是此四边形的外扩,而是以各组群岛为基础的。因此,上述两组水域在范围上有较大出入。

  综上所述,以线段圈闭海域并非中国首创,但国界线的标绘方法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用来表示领土范围,除界河外,未见海上“跳绘”国界线的先例。

  “断续线”自产生以来,已有相当长的历史。作为一种权利主张的范围和表示方式,与其他“线”之间的关系需要明确。

  (一)“断续线”与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主张线·“断续线”不同于中国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范围线

  专属经济区是《海洋法公约》对国际海洋法律制度的主要贡献之一。沿海国可以主张从领海基线海里的海域范围,对其中的自然资源享有主权权利;大陆架是沿海国陆地领土的自然延伸,不到200海里的可以扩展到200海里。这两种海洋区域的范围都是从领海基线起算。目前,我国还没有公布在南沙的领海基线。即便将来确定了南沙海域的领海基线,也很难设想所确定的界限会与“断续线”完全重合。这样就产生了我国在南沙海区主张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范围线与“断续线”的关系问题。

  事实上,中国对“断续线”内海域的权利与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权利,是性质不同的两个问题。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主张是以《海洋法公约》为法律依据的,“断续线”的主张依据的是权利的法律性和历史性(是故,有人称之为“历史性权利”),二者之间没有也不需要有必然联系。对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主权权利,与在“断续线”内的权利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作为《海洋法公约》缔约国,我国可以主张在南沙海区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出于相对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我国也可以坚持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的主权。主张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是《海洋法公约》赋予沿海国的海洋权利,不取决于“历史性”或“历史性权利”。“断续线”的产生远远早于以《海洋法公约》为代表的现代海洋法律制度,其存在和地位不因《海洋法公约》而受到影响。这两条线法律性质不同,现实作用各异,应该并行不悖。

  2·周边国家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主张不能侵犯中国在“断续线”内的权利近年来,南海周边国家都宣布了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主张,与中国“断续线”内海域有重叠,而且重叠区面积很大。不仅如此,个别国家还将其单方面主张的专属经济区所及海域内的岛、礁、滩、沙宣布为己有,而这些岛、礁、滩、沙的主权属于中国,归属早已明确。《海洋法公约》赋予沿海国的是海洋权益,不是领土主权。周边国家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主张,不能侵犯我国“断续线”内岛屿及其附近海域的主权,以及其他有充分历史的权利。通过主张专属经济区,以海洋法赋予的海洋权利否定国际法确定的领土主权,是本末倒置、法理不通的。

  除汤加外,菲律宾也以经纬度在海上划出“领土”范围。1955年菲律宾提出,1898年美国与西班牙的巴黎条约、1900年美国与西班牙的华盛顿附约及1930年美国和英国关于菲律宾与文莱边界条约中提到的坐标点内的长方形海域,是菲律宾的领海。1961年菲律宾第3046号法案,又把上述美西条约的经纬度向北延伸了1度零7分,形成目前的长方形水域。上述水域的法律性质分为两个层级:“群岛里每个岛屿之间的海洋,无论其宽狭或大小,均为其领土的必然附属物,构成其内水之一部分,隶属于其排他的主权之下”;上述条约、菲律宾宪法及其他法案确定的“所有其他水域,均被视为菲律宾的领海”,而领海是国家领土的组成部分,与其他海洋区域有着本质的区别。

  这样,菲律宾的领海不是从测算宽度的基线海里的一带海域,而是所谓的条约线内的海域,在有些地方甚至大于菲律宾所主张的专属经济区的范围。

  许多第三世界国家摆脱殖民统治独立后,其国界线都是当年殖民国家所划的边界线,这种现象在非洲国家中尤为普遍,但这种直线国界线都是在陆上,一般是沿着经纬度所划。菲“条约线”是一条在现代海洋法制度产生之前,因西方殖民国家之间的条约而产生的线。菲律宾将“条约线”扩大解释为国家领土界限,这在国际法上找不到依据,而且也只是菲单方面主张,没有国际社会的认可。即使当年画线的美国,也不承认线内水域作为菲领海的法律地位。我国“断续线”是主权国家行使行政管辖的界限,在公布之初及以后相当长时间内,国际社会没有明确的反对之声。“条约线”和“断续线”不仅法律性质不同,而且这两条线又形成海域的重叠,使问题更加复杂。对这两条线的性质和地位及所形成的重叠区的地位等问题,还需要慎重研究。

  我国1998年颁布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法》第14条指出:“本法的规定不影响中华人民共和国享有的历史性权利”。这一规定清楚地表明了我国政府的立场:不因专属经济区、大陆架等海洋区域制度的建立而放弃中国在周边海域可能享有的“历史性权利”。尽管该法并没有进一步明确“历史性权利”的具体含义,但为主张“历史性权利”留下了适当空间。国内学界多将“断续线”与“历史性权利”相联系。我国在南海海域有相当广泛的权利,这种权利也有相当长的历史。有一种观点认为,我国在南海享有历史性权利,其内容可以比照《海洋法公约》关于沿海国对专属经济区的权利,并以《海洋法公约》的有关条款佐证之。然而“历史性权利”的概念来自习惯国际法,沿海国对专属经济区的权利来源于以《海洋法公约》为代表的现代海洋法律制度。既属“历史性权利”,其确立当然要早于《海洋法公约》建立的新海洋法律制度,其内容也应早已明确。如何从后者中找到前者的依据?前者的内容又有何必要“比照”后者?这里有待进一步研究的问题。

  “断续线”的由来及演变的历史说明,20世纪40年代,中国政府在民间广为认知的情况下,确定并公布了西沙、南沙群岛的范围和主权。首次以政府的名义,通过公开出版发行地图的方式,向世界表明这种主权的宣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继承和发展了既往政府对南海权利主张的立场,属于国际法上政府的继承。新政府进一步明确了中国在南海的权利要求是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的主权”,及对上述海域内自然资源的所有权,从未对整个海域提出主权要求,并呼吁有关周边国家维护南海地区的航行安全。“断续线”各段线的位置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这种变化体现了历届中国政府对“断续线”的继承和对权利的行使。

  中国在南海以“断续线”为标志的权利,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早在以《海洋法公约》为代表的现代海洋法律制度的进一步发展和确立之前就已经产生并得到公认,新海洋法律制度的确立不能否定一个国家既有的权利。以《海洋法公约》赋予沿海国主张和划定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海洋权利,否定中国有相当长历史的在南海的权利,是不能成立的。中国根据《海洋法公约》主张对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主权权利,与来自“断续线”的有一定历史的权利并不矛盾,可以并行不悖。根据《海洋法公约》,作为沿海国,我国在南海享有的主权权利,和以“断续线”为标志的有一定历史的权利,覆盖了我国一贯主张的在南海的海洋权利,不存在将“断续线”内的权利比照其他制度的必要性。我国在南海享有的对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主权权利,来自于《海洋法公约》,与“历史性”也没有关系。两种权利体系和内容可以部分重叠,但并不矛盾。事实上,正是我国在南海的“断续线”和《海洋法公约》赋予沿海国的权利,构成我国在南海的权利基础,形成对南海海洋权利的“权利体系”。我国在南海的海洋权益由不同层级的权利组成,总体来说是“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的主权及对自然资源的主权权利”,具体而言包括:对领海基线以内水域作为内水的主权,对岛礁领海的主权,对符合《海洋法公约》规定条件的岛礁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主权权利,对“断续线”以内(专属经济区以外)海域自然资源的权利。

  南海的这条宝贵的“线”,是经过近百年的历史形成的,不仅有历史的依据,也符合国际法,与包括《海洋法公约》在内的现代海洋法律制度并不矛盾。要中国擦掉这条线的主张是站不住脚的。

网站首页本港开奖直播现场本港台现场直播开奖xckj六神童开奖结果www.389196.comwww.508080.com